觀看記錄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現實主義題材劇的選角方法論

    2020-05-16 14:23:19影視快報39522閱讀

    今年的春交會儘管採用雲端線上形式,但絲毫不影響影視從業者的交流熱情一個個重磅炸彈相繼公佈,或彰顯影視公司衝破陰霾的底氣,或體現視頻平台在新風向下對內容的思考和佈局 獻禮劇,儼然成為今後幾年劇集市場的重頭戲。相比春交會上一批現實主義題材片單的發布,令大眾更感興趣的,是演員陣容的官宣。譬如,脫貧劇《村第一書記》由楊爍、佟麗婭主演,年代劇《公民》馮紹峰挑大樑。   雖然近兩年現實主義題材劇多元發展,在各類分支領域都交出了代表作。但在“小正大”的創作主旨下,其核心始終鎖定在通過聚焦小人物來把脈時代風貌。一言蔽之,即:真實再現典型環境裡的典型人物。 因此,演員能否承擔起角色與大眾共鳴的情感樞紐,至關重要。當然,一部劇成功與否,取決於人物、劇情、製作的相輔相成,演員只是其中一個變量。但不可否認的是,作為台前直接與大眾交流的橋樑,有時候演員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決定劇集的播出反響。 一部叫好叫座的現實主義題材劇必定離不開成功的選角,而這背後又有著出品方、製片方、平台方和經紀公司各關聯方的綜合考量。無論是激烈博弈還是合作共贏,利益最大化是達成共識的行為準則。 現實主義題材的“三大面孔” 收視率、網絡熱度、豆瓣評分,作為目前衡量一部劇成績的主要三大指標,從某種意義上也是量度演員價值的標尺。 而鑑於有些現實主義題材劇因網台播出渠道不同、無法統一對比數據的維度,且為盡量避免數據注水之嫌,筆者以豆瓣評分為主維度,對近三年播出的現實主義題材劇集(包含電視劇、網劇)按照口碑高低列出TOP 50,並梳理了演員陣容,發現一些現象。   年齡分佈上,現實主義題材劇的主演以中生代實力派為主,如:潘粵明、王凱、劉燁、姚晨、馬伊琍。剩下空間由老戲骨和年輕流量填補,前者如陳寶國、蔣雯麗,後者如宋茜、易烊千璽、陳偉霆。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演員出演的多部現實主義題材劇都斬獲了高口碑,堪稱這類劇作的“專業戶”。其精湛演技,被人嘖嘖稱讚,也從側面反映了Ta們霸屏背後是豐富的人生閱歷對作品的駕馭能力和旺盛的表演精力。 男演員裡,雷佳音憑藉《和平飯店》《白鹿原》《我的前半生》階層晉升,三部劇分別涵蓋諜戰、年代、都市情感三大類。張譯同樣三箭齊發,在都市商業劇《雞毛飛上天》、懸疑劇《重生》、年代反特劇《光榮時代》裡展露鋒芒。郭京飛則因話題熱劇《我是餘歡水》《都挺好》人氣高漲。此外,張嘉譯主演了《少年派》《白鹿原》,倪大紅主演了《都挺好》《正陽門下小女人》,老戲骨們也都屢次躋身榜單。 女演員裡,孫儷無愧“視後”稱號,交出《安家》《那年花開月正圓》兩部包裹在迥異時代外殼下的女性職場奮鬥劇。馬伊琍憑《我的前半生》《在遠方》坐穩收視與口碑保障。秦海璐則成為男性向劇《白鹿原》《老酒館》《河山》裡的一抹亮色。   在限薪令束縛下,近年來一些電影咖開始下凡拍劇,現實主義題材便是一次雙贏的選擇。陳坤暌違小熒屏九年的回歸之作,為諜戰劇《脫身》。而隨著網劇精品化的進階,也吸引了影帝影后的加盟。 《破冰行動》裡的任達華,《不完美的她》裡的周迅、惠英紅,都是手握金馬、金像獎杯的帝后。 中生代實力派、老戲骨、年輕流量,構成現實主義題材劇的三大演員陣營。不同類型的演員,出演這類劇作的初衷和目的不同,而劇集對Ta們的賦能也如同雙刃劍。兩極分化的根源在於——演技。 對錶演功底紮實的演員,現實主義題材為其提供了施展演技的舞台,只要劇作品質過關,演員要么知名度大幅提升,如《白夜追兇》翻紅的潘粵明;要么在德藝雙馨的光環下變成新晉流量,如在《都挺好》裡令人又愛又恨的倪大紅;要么撕掉標籤、扭轉大眾偏見,如《全職高手》裡專注搞事業“去油膩”的楊洋。   可見,現實主義題材對演員的正向賦能不分對象,只看表演實力。而那些口碑遭反噬的演員,究其原因,或與角色不匹配,或掉進了偽現實主義的陷阱導致演技失靈。 《完美關係》的主演黃軒被網友大喊油膩,金馬影后周冬雨在諜戰劇《麻雀》裡被詬病,均印證了演員與角色契合度的重要性,和部分電影咖降維突擊劇圈的水土不服。 現實主義題材——這類真正見證“演員的誕生”的劇種,就像一面照妖鏡,把不達標者篩選出來讓其原形畢露,而優秀者則能享受到應有的鮮花與掌聲。 誰做主演,多方博弈 選角是門學問,要在成本控制範圍內合理搭配,讓主角們在內容端和渠道端產生1+1>2的效果,還要在輿論口規避演員粉絲的撕番大戰。 在選角過程中,話語權相對強勢的要屬身兼出品方、製作方、播出方的影視公司和視頻平台,專職型經紀公司、選角工作室像前者的服務方,處於相對被動的位置。 各類題材劇作的選角操作流程大體一致,但現實主義題材因特殊性質又會略有區別。說到底,最終拍板定下的演員人選,是影視項目的甲乙丙丁等多方在合作中出於自身立場博弈的結果。從諸多劇作中,都能看出些選角的門道。 都市話題、年代、革命、戰爭、農村這類接地氣或者涉及特殊時代背景、帶有“重大”屬性的現實主義題材,大都由知名影視公司發起,視頻平台通常扮演版權採購的渠道方或是參投方的角色。 由於這類劇基本走的是網台聯播路線,所以視頻平台的用戶數據論並不會對選角起到關鍵的指導作用,相對擺脫了流量藝人優先選擇的怪像,而影視公司一般都會選擇在電視端具有觀眾緣的實力派或老戲骨來挑大樑。 比如檸萌主控的《小歡喜》主演為黃磊、海清,正午陽光出品的《大江大河》《都挺好》演員為合作多次的王凱、郭京飛、倪大紅,新麗傳媒出品的《白鹿原》由張嘉譯、何冰等老戲骨當主角。   當然,也有例外。坐擁一線流量藝人或資深演員的影視公司,會充分發揮影視製作+藝人經紀雙輪驅動的優勢,既規避了演員天價片酬,也合理控制了項目的投入產出比,實現收益最大化。 嘉行出品的國安題材當代都市反諜劇《暴風眼》主演鎖定旗下藝人楊冪,歡瑞出品的諜戰劇《秋蟬》演員為簽約藝人任嘉倫和王勁松。這些話題演員,成為現實主義題材劇在發行時的“王牌”。 隨著視頻平台介入影視產業上游的程度越來越深,加之近年來在特殊時間節點下相關政策提出了影視創作的主流方向,優愛騰逐漸走上了主旋律的道路。懸疑、刑偵這類符合平台受眾喜好的現實主義題材劇作,成了首塊“試驗田”,並且取得不俗成績。 愛奇藝出品的《破冰行動》《無證之罪》,優酷出品的《白夜追兇》,樹立起類型網劇的新標杆。 在視頻平台主控下,這類帶有自製或定制性質的現實主義題材劇,在選角時會考慮到自身受眾的審美口味以及演員對平台會員拉新的潛力,還有演員與角色的適配度。作為承製方的影視公司和選角工作室也會推荐一些人選,但決定權在平台手裡。   譬如在電影《紅海行動》成功塑造硬漢形象的黃景瑜,被定為緝毒劇《破冰行動》的男主角。愛奇藝聯合出品的年代劇《人生若如初見》男女主角為李現、春夏這類年輕演技派,其中前者已有《劍王朝》《親愛的,熱愛的》在平台上積累了大批粉絲。另一部由愛奇藝主控的諜戰劇《叛逆者》則由朱一龍、童瑤主演。 此外,“中生代實力派+年輕流量”這種互補型演員配置,也是視頻平台在打造現實主義題材劇採用的選角模式。如騰訊的《在劫難逃》由王千源、鹿晗主演,《摩天大樓》由楊穎、郭濤主演,愛奇藝的《沉默的真相》由廖凡、白宇主演。 值得一提的是,當視頻平台與作為承製方的影視公司如果有資本聯姻時,在選角階段難免出現因利益滋生的博弈,即:都想往劇裡塞自己旗下的藝人。所以,選角有時候像資本的較量,誰主控、更能給項目創收,誰就更有話語權。但這無形中給演員粉絲日後的撕番埋下導火索。 利益最大化,選角策略的宗旨 在宏觀層面,時代背景引導影視創作風向產生的市場供需新趨勢、影視產業鏈變革下舊秩序的打破和新規則的建立、相關政策對影視行業的調控監管、資本熱潮退去與內容為王回歸、大眾與時俱進的審美迭代等諸多外因,構築著演員的生態環境。 落腳到現實主義題材,這些宏觀因素在一定程度上給選角提供了參考依據。對片方和平台方而言,有一套通用的選角方法論。 一是,演員與角色的匹配度。對以小見大的現實主義題材,演員凝聚著全劇的靈魂。只有人物立住了,才能留住觀眾繼續觀看。選角時,不僅要重點考察演員的演技,還要權衡角色與演員的契合度。因為有時候不是每個演技派都能對所有角色拿捏自如,根據演員能力圈對備選人做取捨,能更精準篩選出最佳人選。 二是,平衡藝術和商業價值。要結合成本預算劃定擬邀演員範圍,提前考慮演員的性價比和項目的ROI,在最大公約數的原則下找到最優解。如果是同時運營多項業務的公司,還要盡可能做到影視製作和藝人經紀兩大板塊的互哺。   三是,在宣發階段,演員能否為劇集助力。尤其對年代劇、戰爭劇這類現實主義題材,自帶的受眾基本盤不大,如何通過選角為劇集引流、拓寬受眾群,並有可用作營銷的話題噱頭,提升發行議價權,都是需要思考的。   四是,用演員搭建起內容端和渠道端合作共贏的橋樑。在選角過程中各方博弈難免發生摩擦,不如用資源置換或業績承諾等方式各退一步實現利益最大化。畢竟在眼下影視行業的艱難時刻,開機即勝利。 接下來,還將有一批應景的現實主義題材劇被列入獻禮的名單,這意味看不見硝煙的選角戰爭號角已然吹響。儘管演員被挑選早已是行業不爭的事實,但若能在源頭上掌握片方的選角路數,先發製人或許能提高獲勝機率。 而作為劇集操盤方,應該各司其職,把心思多花在“為項目好”上來選角,而非周旋於利益爭奪的心理戰。一部匠心打磨的作品,觀眾是會感受到誠意且願意為其買單的。

    《》相關推薦

      本網站內容收集於互聯網上公開資源,只提供web 頁面服務, 不提供也不參與各項直播及影片錄製、下載、上傳、儲存。 本站永久免費更新分享最新劇集,歡迎大家使用

      © 2020 tw.fun-tv.cc Power by FUNTV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