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專訪《民國奇探》張雲龍:“喬楚生給了我平行世界的養分”

    2020-05-16 14:23:07影視快報5925閱讀

    “言之命至,人隨己願” 瀏覽一部短篇漫畫時看到的一句話,打動了二十出頭還在上大學的張雲龍而今,已成為其微博簽名的這句話,陪伴張雲龍“經歷”了華又希、安逸飛、魏歌、高芒、王旭東、焉逢、朱侯、趙海龍,以及此時的喬楚生。   擁有民國背景、懸疑輕喜風格、雙男主設定的《民國奇探》,憑藉題材及各元素的創新與突破成為了四月劇集市場的一匹黑馬。豆瓣7.2分、知乎8.6分、站內熱度值突破7800、微博話題閱讀量破21億、各大數據榜單中穩居前三位……各項數據與成績都在訴說著這部劇的熱度與人氣。 與劇集火熱成正比的,是市場對劇中演員的關注度,張雲龍便是其一。其所飾演的喬楚生,是一個遊走在黑白兩道間的巡捕房探長,這樣的劇集題材和角色設定給了張雲龍極大的新鮮感,也為他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喬楚生,難說再見 《民國奇探》和喬楚生,對於張雲龍來說都是“陌生”的。 民國時期的上海灘,從英國留學歸來的高智商少年與黑幫出身的巡捕房探長、黑幫巨頭之女兼報社記者的三人,攜手在上海租界屢破奇案。其中,喬楚生是穿梭於十里洋場、燈紅酒綠、紙醉金迷間的喬四爺,也是行走於灰色地帶且重情義的喬探長。但相較於其他兩個角色而言,這一人物卻有太多“留白”。 喬楚生,一個在很小的時候逃亡到上海,從小混跡在三教九流中,在碼頭當過扛大包的馬仔,爬過死人堆的人,一路摸爬滾打成為了黑幫老大的心腹,之後被迫當上探長。複雜的經歷和身份,沒有削弱這個人內心的至純至真,他理解他人、同情弱勢、珍惜擁有。 但他的過去、手臂上的煙疤、對江湖道義的熟稔,以及換下西服制服後住在哪裡、生活模樣又是什麼,卻幾乎沒有鏡頭去呈現,觀者唯有從主角和配角的只言片語中探之一二,並靠腦補來進一步完善角色。而這也恰恰是令張雲龍感到新鮮與興奮的地方。   “他太特別了,往往是想得多做得少,想一百件事做一件事,但一件足抵百件。這是很有魅力的地方。”在張雲龍看來,喬楚生見過太多刀光劍影和爾虞我詐,看人與事看個兩分就能猜出八九分的他,為人處事一定是個理性的狀態,“把握住這一點特質,對角色的呈現還是很有幫助的。” 但理性的喬楚生和感性的張雲龍有太多不同。為找到角色,張雲龍進組前看了不少相關題材的電影和劇集,如黑手黨經典影片《教父》,他要找的是“如何在亂世下生存的狀態”,看得更多的是“有一定背景和實力後,人能如何堅守自己的原則”。 影視劇是影像的藝術,而演員的演繹卻是現場性的。在拍攝現場,張雲龍也經常會和導演及胡一天等演員碰戲,基於對各自角色的不同理解,拍戲過程中經常會碰撞出很多靈感。令張雲龍印象最深的一次臨場發揮,發生在和胡一天的對手戲中。 喬楚生和路垚在去探案的路上一起過馬路,因為道具車很難控制時間,導致每次出現的時間點都不太一樣。拍攝這場戲時車來早了,張雲龍下意識地拉住了胡一天,而這一設計外的小舉動恰好適用於喬楚生對路垚的關照,也符合人物當時當刻的行為動機,於是被放進了正片。   四個月的拍攝期內,在極具發揮空間的人物底色上,張雲龍成為了那個有血有肉、有道義又不失原則的喬楚生。面對曾經幫助過的黃包車夫不肯收車費的感謝,他拒絕了對方的好意;面對可能隱藏在真相背後的更大暗斑,抱有懷疑態度的他堅守底線,即便對方是有恩於自己的白老爺子也毫不退縮;路垚遇險,他不顧危險甚至不惜自傷而進行保護……無論是喬四爺還是喬探長,喬楚生都有自己的原則和應對方式。 “真正生活完四個月後,比之前更了解他,也更能體諒他。”張雲龍坦言,拍戲的過程不僅是了解、走近喬楚生的過程,也是對自己成長養分的汲取。 “對那個時代的了解,包括在那個年代的言談舉止、為人處事都會有不同的體驗,學到了很多,這是感覺很開心的事。” 縱然,“抽離”角色對於張雲龍來說並非難事,就像攀岩過程中不斷觸碰、借力又離開岩點,乾脆而堅定。但他也會時不時回頭凝視,用目光拂過那些不斷將自己向上托起的支點,就像此刻,說著“現在的自己更能理解喬楚生了”的張雲龍,依舊會被帶回到《民國奇探》的許多個時刻。 “願你在另一個平行宇宙裡,可以亂世逢生,躲過槍林彈雨,找到一席之地。”告別喬楚生的張雲龍,難說再見。 “努力派”演員張雲龍 “一部戲就能證明轉型成功?我不覺得。” 張雲龍依然清醒地認為,拋開別人的意志,最重要的是自己把自己定義為什麼。 “以前沒辦法,年輕嘛,年輕可以嘗試能夠駕馭的或是別人覺得你合適的角色。隨著年齡的增長,外貌和整個人的狀態都會有變化,大家也會更寬容你去演一些更往裡走的角色,嘗試結果不錯的話自然會得到認可。”於他而言,轉型應該是順其自然的事,只是他幸運的遇到了喬楚生,不同的嘗試給了觀眾不同的感覺。而能夠被談論、被認可,也是因為這個角色有幸被更多人看到了。   其實在做演員之前,運動員出身的張雲龍,曾踢了13年的足球,轉行做演員實屬“走投無路”。 “不踢球後不知道幹什麼了,身體還一身傷,後來在朋友推薦下,試著考了電影學院,結果很幸運地考上了。”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後的張雲龍,起初並沒有很熱愛演員這一職業,是因為轉行後的不適應,也源於對自己的長期否定。 幸好,成長、努力和成果一向相輔相成。學了幾年專業的表演,並在一次次被人肯定的過程中,張雲龍愛上了演員這個職業。 “有作品、被肯定、有所得,可以讓自己過很好的生活,可以更加照顧好家人,也可以給大家帶來快樂,這是一個很好的職業,不是嗎?” 而工作之餘的張雲龍,其實更忙。看電影、健身、彈彈琴、唱唱歌、學英語和旅行,夏天還會約上朋友一起踢足球,現在的他正在努力把工作和生活好好結合,“作為演員,演的是生活中的人,會演戲的前提一定是要會生活。”   從簽約嘉行進入演藝圈後,張雲龍是《不一樣的美男子》裡的異能行者安逸飛、《古劍奇譚》裡的貓妖黑曜、《梔子花開》裡的音樂天才魏歌、《怦然星動》裡的娛樂圈新星高芒、《傲嬌與偏見》裡的富二代朱侯,也是《我的波塞冬》裡的葉海、《特警隊》裡的趙海龍、《民國奇探》裡的“喬四爺”喬楚生。 在擁有一定的市場關注後,有關“紅不紅”的問題,成為張雲龍在接受采訪時繞不開的話題。曾經,他坦言“不紅說嚴重點就是‘死’,太紅是‘生不如死’。” 而今,在《民國奇探》和喬楚生為其帶來了諸多目光和聲音後,他的工作與生活似乎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我現在紅了嗎?沒有啊,還是和以前一樣。紅不紅都得活,紅了就好好活,不紅就更要好好活。” 好好演戲,成為張雲龍而立之年越發想清楚後依舊要堅持下去的事。   十年前,大學生張雲龍走在去健身的路上,頭頂是無邊長空,天橋下是車水馬龍。他曾心裡感慨,也曾付諸紙上:要做出一番事業、要讓父母過很好的生活、要讓身邊的人都以自己為驕傲。 少年心志如今一一實現,“說出來的話,努力了可能不一定會實現,但不去做就永遠不會有實力去實現。這就是言之命至,人隨己願嘛。 ” 以下為一點劇讀對話張雲龍部分精華實錄: 不想做諧星的運動員不是好演員 一點劇讀:《民國奇探》採用雙男主建制,獲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饋,且嗑CP的觀眾不在少數,您如何看待市場中存在的嗑CP現象? 張雲龍:嗑CP是因為大家喜歡我們演的戲,這點是很好的,嗑或喜歡都說明大家看進去了,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大家的發散思維也好、關注也好,我們當初拍這部作品的初衷就是為了讓大家看得開心。 一點劇讀:那您如何理解劇中喬楚生和路垚間的感情? 張雲龍:喬楚生和路垚是惺惺相惜的關係,他其實很羨慕路垚,家世好、聰明、單純、簡單、有正義感,路垚是他想成為的那種人,而成長軌跡和道路完全相反的他像是路垚的反面。會有羨慕也會有自卑感,但更多的是珍惜,會盡量去保護他身上的真和對世界的單純。 一點劇讀:戲外,您以往的直播、採訪等小視頻被網友各種“考古”,平時在微博和粉絲的互動、互懟等有趣的一面也被更多人看到。對於網友的關注點和評價,您有什麼想回應的嗎? 張雲龍:其實很早就開始和粉絲互動了,從自己什麼都不是的時候,當然現在也一樣哈。當時就發現大家很喜歡這樣的方式,很多人會留言“龍龍你很棒要加油啊”,類似這樣的以前都會回复,很感謝大家。但也發現總有那麼幾個唱反調的,鼓勵的話不好好說,知道對方是在逗我,那我也逗回去,慢慢就覺得這種方式去互動也蠻好的,畢竟假模假式去說“謝謝大家的喜歡,要一直支持我啊”這種話,我做不來。 一點劇讀:直白但真誠,感覺粉絲們也樂在其中。 張雲龍:說完全真實吧,我也不可能什麼話都往外扔對不對,還是要挑一個大家能接受的方式,通過這種方式讓他們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喜歡就喜歡,不接受就不接受。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在用這種方式在交流,生活也能變得稍微有點滋味。 一點劇讀:這種交流方式已經成為您和和粉絲間的一種默契。 張雲龍:是這樣,你和他們真誠,他們也會和你真誠,這是相互的關係。很慶幸喜歡我的粉絲們,了解我也寬容我,很感謝。 一點劇讀:之前的機場照…… 張雲龍:那個我是真忍不了,太醜了…… 一點劇讀: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笑出聲的。 張雲龍:沒事,我明白。 一點劇讀:之後最想挑戰什麼樣的角色? 張雲龍:最想演喜劇,太久沒演了。也想演運動員,因為以前有過運動經歷嘛,一直沒演過覺得挺可惜的。 一點劇讀:要不在一個喜劇片裡演運動員? 張雲龍:那可就太棒了!

    《》相關推薦

      本網站內容收集於互聯網上公開資源,只提供web 頁面服務, 不提供也不參與各項直播及影片錄製、下載、上傳、儲存。 本站永久免費更新分享最新劇集,歡迎大家使用

      © 2020 tw.fun-tv.cc Power by FUNTV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