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劉一含:在女演員最好的年紀,為角色釋放最真的自己

    2019-11-11 06:50:13 影視快報 2057閱讀

              

    原標題:劉一含:在女演員最好的年紀,為角色釋放最真的

                

    終於又上了一部好看的諜戰劇!

    11月6日,電視劇《歸鴻》在江蘇衛視開播。

    《歸鴻》的故事在歷史上確有其事,是根據著名的“兩航起義”事件改編而成。今年又恰逢“兩航起義”70週年,在這樣的時間背景之下,這部真實反應華航和遠航兩家航空公司回歸祖國懷抱的航空諜戰劇,也引發了更多的期待。

    《歸鴻》由凌瀟肅、劉一含、富大龍領銜主演,劇中集結了不少資深實力派演員,各自都塑造過許多經典角色。可以說全員演技在線,對戲場場精彩。

    正式播出之前,這部劇的女主角劉一含,發布了一條很有趣的微博。

    在《歸鴻》的拍攝期間,全劇組傍晚開工、天亮收工,熬了七十多個大夜。劉一含自己在微博調侃,“成功地把自認我從小比較白的我熬成了個小黃人”。

    劉一含在微博上調侃,熬不動夜的自己可能是“老了”。但實際上,87年出生的劉一含,跟“老”確實很沒什麼關係。

    印象裡,很少有三十以上的女演員敢這麼自黑,大家都忙著營造少女感,生怕一泄氣就被劃分到“中年”陣營裡。而且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劉一含,跟“老”這個字也絲毫都不沾邊。

    劉一含的美能讓人一眼記住,皮膚白皙,五官小巧精緻。尤其是她那張娃娃臉,圓潤又立體,在娛樂圈一水的瓜子臉當中相當有辨識度。這個長相是非常符合東方審美的,既有清晰立體的五官,又有圓潤柔和的調劑,用民間的話說就是典型的“旺夫相”。

    很少有人能不年齡焦慮,尤其是女明星。

    劉一含調侃自己“老了”,其實是坦然接受自己的積澱與成長,因為對於她來說,這就是一個演員最好的年紀。現在的她,不僅可以演青春靈動的少女角色,更能把有質感有內核的人物形象詮釋得飽滿立體。

    《歸鴻》裡沈希言的少女時代,那個梳著麻花辮的女學生沈玉蘭,清純可人、眼神裡都是少女的慌張,誇一句“國民初戀臉”也不為過。

    她和年少時的戀人定下約定,眼睛裡全是少女的堅定和對未來的期待與憧憬。

    而到了優雅知性的沈科長階段,她又把角色的成熟內斂和豐富的內心戲詮釋得相當到位。

    沈希言在劇中的身份,明面上是華航空勤科科長,為國民黨效力,但暗地裡卻是一位中共地下黨員,肩負著策反兩航以及揪出組織叛徒的重要任務。

    《歸鴻》當中的一個重要線索人物,就是富大龍飾演的鄭彬。他是華航營業部主任,同時也是一名中共地下黨員。

    這個鄭彬,正是沈希言的男朋友。表面上,她和鄭彬在華航內部皆身居要職,風光體面。兩人交往三個月,感情穩定,是非常登對的一雙眷侶。

    但實際上,組織早就懷疑鄭彬叛變,沈希言是為了調查鄭彬的身份,才與他交往。由於各自身份的特殊性,兩人的相處充滿了試探和懷疑。

    藉著關係之便,沈希言沒少在背後調查鄭彬。

    航空公司內部的晚會突然停電,現場一片混亂。原本該出席活動的鄭彬,當時卻不在場。

    吃晚餐時,沈希言假裝不經意地問起:“晚會的時候你去哪兒了?害我一個人都快忙死了。”

    共進晚餐時,以收拾屋子為幌子,問鄭彬“發現挂歷後面還有一扇門,門上上著鎖,是儲藏室嗎”,探他底細。

    她甚至趁對方醉酒之時,偷了鄭彬褲腰上的鑰匙,打開他暗藏在房間中的保險箱。

    現代人形容另一半查崗時,會說“談戀愛跟演諜戰劇似的”,那《歸鴻》裡的希言和鄭彬,可不僅僅是像了,倆人是藉著談戀愛之名,實打實的在搞諜戰。

    上演“碟中諜”本來就夠難的了,編劇還給沈希言安排了三條感情線!新歡舊愛追求者互相羈絆,沈希言每天都在被夾在中間三面為難...

    先來說說這個“現在進行時”的鄭彬。其實兩人在一起不只是互相利用和猜忌,他們這段關係中的很大一部分,還是有真情在。

    遇見鄭彬的時候,沈希言正需要這樣一個男人。成熟穩重,事業有成,關心她、照顧她、溫暖她,總是能帶給她安全感。

    鄭彬總對她說,“希言,我是真的愛你”、“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且在生活上對她照料得無微不至,交往三個月就亮出了求婚鑽戒。

    再是絕情的女人,也難免動容。

    而另一邊,是沈希言的舊愛聶雲開。

    兩人識於微時,在大學時代相知相戀,但因為戰亂而分離,約定抗戰結束後,一起回到金水橋重新開始。

    但遺憾的是,聶雲開失約了。

    十二年後,聶雲開作為留美高材生,被華航聘請回來作總經濟師,和沈希言再度相見。

    可惜此時早不如當初,雲開當年的失約令希言心灰意冷,且現在她的身邊也有了鄭彬的陪伴。

    再加上兩人都有各自的任務在身,面對家國與責任,所謂的“小情小愛”只能暫且放到一邊。這段遺憾多年的情感還能不能畫個完滿的句號,至今還是個未知數。

    除了新歡舊愛以外,沈希言還有一個暗戀她多年的舊相識,端木翀。

    端木翀忠心於國民黨,同時也是聶雲開的大學同窗。他一直喜歡沈希言,但從未表明心意。

    如今重逢,他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而昔日女神尚未婚嫁,端木翀難免內心悸動:“我對你的心意,沒變。”

    劇中戲份最重的三位男主演,統統傾慕於她,且這幾人的關係彼此牽制、分屬國共兩邊,這樣的局面常常使得希言進退兩難。

    劇中最有名的“名場面”,當屬鄭彬邀請聶雲開來家裡吃飯這一段。大家明知彼此之間的情感羈絆,沈希言屢次想要迴避這種“三人行”的尷尬場面,但鄭彬卻偏偏要撮合聶雲開和沈希言重歸於好...

    是史上最難女主沒錯了...

    即便這個角色身上承擔著如此復雜的劇情線,但劉一含的表演卻依舊駕輕就熟,對人物性格拿捏得相當。

    身為科長,她首先是端莊得體的。劉一含的長相本身就很“正”,標準的三庭五眼,再加上她在劇中時刻優雅的儀態、見人親切的點頭微笑以及工作中的干練爽利,一個優雅、能幹、氣質極佳的空勤科科長形象,一下就豐滿立體起來。

    “查崗”鄭彬那場戲他們誰都明白,“藥”不過是一個幌子,沈希言明顯是不信任鄭彬。

    劉一含將質問時的眼神處理得非常好,她眼神坦蕩、磊落,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鄭彬,表面的風評冷靜,卻讓現場的緊張氣氛更深一層。

    而偶遇舊愛聶雲開,她卻一改平日大方得體的形象,明顯局促不安起來。

    眼神閃爍、身體繃直、念台詞時微微顫抖的嗓音,尤其是在身後攥緊的手指,劉一含用細微的肢體語言,將沈希言當時劇烈的內心波動展露無疑。

    而晚上回到了家後,她不願再掩飾了。

    劉一含的眼睛很會演戲。她望著當年聶雲開送給她的紅繩,眼波中流轉過痛苦、失落、悵然、恨意等多種情愫,竭力忍住淚水,短短幾秒鐘,就能讓觀眾體會到她內心的掙扎與矛盾。

    而劉一含在劇中的哭戲,更是展現了她已然爐火純青的表演功力。

    質問聶雲開,為什麼一直讓她等。她哭得眼睛通紅、形象盡失,哪怕是隔著屏幕,我們也能感受到這個女人這一刻的絕望與怨恨。

    情緒崩潰,她坐在床沿失聲痛哭。此時的哭又與剛才的哭不同,上面的是不願再憋屈的“放”,而現在是極度痛心之下還要繼續隱忍的“收”。

    同樣的悲慟,這一幕更讓人心碎也心疼。

    情緒詮釋到位,心理活動拿捏精準,人物塑造鮮活立體,劉一含的演技讓沈希言這個角色不僅在劇里人見人愛,更讓每位觀眾也對她青眼有加。

    劉一含說:“演員就是這樣,一段的時光,一段的青春,都在一部戲裡,《歸鴻》就是我那一段生命”。這一段話,足見她對角色的“真”。

    如果說一個角色,就是演員的一段人生,那麼劉一含已經在熒幕上塑造了太多段精彩的人生了。

    2007年,她與陳數、黃覺搭檔主演張愛玲經典小說《傾城之戀》,在裡面飾演清新脫俗的白寶絡。齊劉海、蝴蝶結頭箍,一身旗袍,嫩得能掐出水來。

    15年,她又搭檔劉愷威、王麗坤主演都市情感劇《兩生花》,在劇中飾演中國好閨蜜周越越。這一形象與白寶絡就截然不同了,周越越脾氣火爆、為人仗義,人送外號“二小姐”,這個暱稱甚至被不少觀眾叫到了現在。

    還有《幸福有配方》裡的沈湘,是一名在職場中奮發向上的有為青年,新時代女性標杆。清爽幹練,氣質出眾。

    今年,劉一含還在《鐵傢伙》裡的飾演“江湖女騙子”黃桃,鬼馬精靈、全身怪招。但這個角色的本心又溫暖善良,真情流露以後又圈了不少觀眾的喜愛。

    甚至她十年前在《天師鍾馗》裡驚鴻一瞥的牡丹仙子,至今都令觀眾念念不忘,每每盤點起古裝美人,大家都要回味一撥儿劉一含的扮相。

    這些角色形象迥異、個性鮮明,幾乎沒有雷同。看得出來,劉一含是敢於跳出舒適圈的演員,她不會因為自己適合演什麼而把這類角色一路演到底,這麼多年以來,她始終在挑戰不同的角色類型。

    而且無論角色大小、戲份多少,她都能讓觀眾記住、讓大家信服。演員詮釋的深入程度,就是一部劇品質的最大保證,劉一含對角色的真,也讓觀眾真的投入了。

    對演戲、對作品,她做到了真投入、真情感。對生活、對事業,她同樣真誠又真實。

    這麼多年以來,劉一含鮮少有作品以外的新聞,低調踏實從不炒作。工作之餘,她在娛樂圈宛若完全“隱身”,回歸生活,簡單自然。

    每次出現在視野,她幾乎都是帶著新的影視作品來的。她也從來不拿“努力”當賣點,更不在觀眾面前“賣慘”。

    在《歸鴻》開播前的看片會上,導演表示整個拍攝過程當中,演員們吃了很多苦:“在整個拍攝過程當中,幾乎都在'開夜車'。”

    可到了劉一含這裡,她就開玩笑般的說一句“熬成小黃人”,還將其形容為“熬著最大的夜,擼著最好吃的烤串,開心地度過了那段人生”。

    要不是導演劉飚的一再強調,我們可能真的被劉一含流露出來的“輕鬆”給糊弄過去了,根本不知道這些背後的故事,更不會知道主演們拍攝有多艱難。

    那些付出的精力與真心,都像這次“小黃人”的調侃一樣,一笑而過。

    但我們也知道,要想在人前做到輕鬆,她在背後,肯定付出了超過常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劇中的演技,我們有目共睹;生活中的自律與堅韌,我們從她現在的狀態中可以體會出來:身在名利如同過眼雲煙的娛樂圈,她不是“浮”在表面,而是真正沉澱下來的。

    明星都想要最上層的燈光與矚目,而真正的演員,都在意自己能留下來的作品。

    顯然,劉一含是後者,比起“女明星”這個title,她是真的在做一名“女演員”。用角色發聲、以作品留痕,她在乎的不是“劉一含”這三個字前面能有多少形容詞,而是每一個角色是否能夠真正演進觀眾心裡去。

    上天不是公平的,但會為用心且真誠的人,多打開一扇門。劉一含的堅持與選擇,使得現在的她,擁有了那麼多被觀眾記住的角色。

    這是演員劉一含的:“求仁得仁”。

    作為觀眾,我們也期待著在未來,她能有更多這樣的高光時刻,被我們看見。

                 

    《》相關推薦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

    © 2019 tw.fun-tv.cc Power by FUNTV-免費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