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你細品,《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到底“吵”出了什麼?

    2019-11-11 04:50:09 影視快報 1040閱讀

              

    原標題:你細品,《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到底“吵”出了什麼

                

    作者|謝明宏

    編輯|李春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自然就有紛爭。當看到寧靜強調“我不曉得這個女人是誰”時,硬糖君還以為《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開啟了“爭吵”模式。這個女人就是你要演的角色啊,你清醒一點!

    “不和-爭吵-言歸於好”三部曲,一直是各家綜藝的拿手好戲。要的就是滿地雞毛場面尬人,博了熱鬧卻丟了根本。長此以往,這種套路也逐漸被觀眾識破。綜藝裡的吵架,不是演員演技好,就是編劇劇本妙。而真正關於“藝術的堅持”,恐怕寥寥無幾。

    原來,首期梁靜和佟大為的爭執只是“表演練習”,第3期才是真的“刀光劍影”。寧靜和康洪雷的各執一詞,馬思純和劉傑的反复磋商,讓觀眾聞到了《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的火藥味。

    如果我們分析這些吵架的“文本”,就會發現它們非常不像吵架。一般的吵架是充滿情緒化的,所有的砲火都建立在“我不喜歡你這個人”的基礎上。而第3期的吵架都是鋪滿創作細節的,爭議的焦點源於“我不同意你的表演理念”。

    康洪雷講戲:“因為這樣一個女人這麼勇敢地,來到這家敢說我愛你”,寧靜質疑:“我就要接受嗎?”康洪雷又解釋:“不是,她還在說話”,寧靜雙殺:“她說話我就信任她嗎?”

    如此乾巴巴的吵架,剪輯老師加雞腿也沒法“盤它”。但細品之下,這種孩童化的“不顧情面”,又藏著關於表演的“純與真”。更讓人疑惑的操作是,表演完成後“戰鬥雙方”還進行了复盤:原來把你的和我的折中一下,效果更好。

    這叫什麼?我不同意你說的每一句話,並誓死捍衛自己的表演理念。聽起來挺固執己見,但為了真正在乎的東西,誰又沒當過“槓精”?真相只有一個,為了弄清楚他們到底“吵”出了什麼,我們有必要回到“案發現場”。

    案發現場,針尖麥芒

    《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是浙江衛視推出的原創表演類綜藝,節目匯聚成績斐然的導師級嘉賓和學徒演員,為觀眾呈現演技巔峰對決​​。節目於2019年10月26日起每週六20:30在浙江衛視首播。

    在昨晚第3期的節目裡,張國立依舊奉獻了巔峰演技,《秋菊打官司》裡的村長被他演出了讓人又愛又恨的小市民魅力。但其他幾位導師級演員,都不同程度遭遇了“辯論戰”,寧靜和馬思純更是與導演“槓上了”。

    寧靜與郭濤合作《王貴與安娜》經典片段:王貴與安娜結婚多年,卻因為王貴同事肖桂芳的表白而陷入危機。肖桂芳來到王貴家中“示威”,因患病而自卑的安娜選擇給對方下跪。這樣的劇本設定卻讓寧靜和康洪雷針尖對麥芒。康導說:“當我把事情給你說了以後,我都釋然了。”寧靜直接回:“並沒有。”康導又說:“跪都跪完了,你的高潮都在那兒有了。”寧靜還是堅持:“我不行。”針對康導即興的講戲方式,寧靜直接表示不太習慣,這也為走台的衝突埋下導火索。

    剛開始,寧靜還肯順著康洪雷的思路走。到康導安排“安娜”給肖桂芳下跪,寧靜對角色本身的質疑達到了頂峰。“她不可能是那麼硬氣的處理方式,這個劇本身是感人的,但我這條線沒有理由。”

    一個女人面對“潛在小三”的挑釁,為何態度出現180度大轉彎?這個設定在寧靜心裡成了邁不過去的坎兒。從最後的呈現結果看,問題似乎解決了。面對婚姻危機,表面堅強的安娜最終敗給了對丈夫的愛。從質問丈夫到硬剛小三再到最後的下跪,寧靜把一個妻子的崩潰逐級放大,震撼人心。她答應離婚,卻也和肖桂芳“約法三章”:為王貴鋪被窩、允許他經常去看我父母、我的孩子你不能打罵。

    說到“打罵”二字時,寧靜的眼淚幾乎奪眶,聲音也微微顫動。這是一個母親最真實的天性,她有怨恨有不甘,但最後選擇了成全。絲絲入扣的演繹,恰恰證明寧靜找到了人物的心理依據。不是康導說的直接示弱,也不是自己認為的強硬,而是在兩難中的搖擺。

    饒是如此,不同的人仍然對這段戲有各異的理解。傅首爾困惑安娜“在外掌摑小三,回家卻體現包容”的行為,李立群卻看懂了“生活中這種女人是會的”;孟靜覺得郭濤看見情書時“過於淡定”,郭濤的理解是王貴心中坦蕩所以面無懼色。而如果表現得心虛,反而後面的深情就立不住了。

    文藝獨白,是去是留

    如果說寧靜和康洪雷爭的是“人物邏輯”,那麼馬思純和劉傑爭的就是“戲劇結構”。《李米的猜想》中周迅有一段天橋上的獨白,馬思純非常喜歡,並且自己也想來這麼一段,但劉傑導演覺得獨白不適合舞台。

    和馬思純對戰的佟大為建議“試試看”,最終的呈現證明了馬思純堅持的意義。故事講述尋找男友的李米,品嚐了愛而不得的苦澀。四年前,為了給李米更好的生活,男友方文“人間蒸發”,鋌而走險去販毒。兩人坦誠相見已是獄門兩邊,而讓李米更加震驚的是,在失踪的時間裡,方文一直在暗處悄悄關心她。

    大錯已鑄,無法挽回,李米回憶起了兩人的過去。馬思純靜靜地坐在舞台邊,平靜而憂傷的愁緒揮之不散。正是這一段極為“克制”的獨白,將角色痛苦的內心“剖呈”給了觀眾。一個把男友的信倒背如流的女孩,此刻碎掉的心再也無法被治愈。

    燈光漸弱,馬思純把頭深深埋進黑暗。不僅馬思純本人和觀眾情難自抑,就連最初反對獨白的劉傑導演也暗自抹淚。劉傑感慨:

    “《巔峰對決》嘛,我覺得都是,真的是我們中國現在最好的一幫演員。然後來到這裡,其實是在做一個表演的交流。”;“就是說嘗試是重要的,如果我們太功利的話,我們把這個東西,真的當成一個就是徹頭徹尾,我今天就是來拼分的一個比賽。我就覺得這樣也挺無聊的。我們把我們喜歡的東西,我們想表達的東西,然後能夠呈現給觀眾,我就覺得真是挺棒。”

    還是戲劇祖師莎翁總結得好:Tobe,ornottobe,thatisaquestion。無論是寧靜的“人物立不立得住”,還是馬思純的“獨白去或留”,都是創作理念和藝術審美的“1和0之爭”。如果兩人一味地服從導演安排,恐怕就失去了演員的能動性。

    都說演技“玄虛”,缺乏量化的體系標準。但真理越辯越明,細節越抓越清,《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用一場場扣人心弦的演繹,證明了“爭鳴”和“碰撞”的存在意義。它對錶演的影響和改變,不是空中樓閣,而是真實可感的。正是有了導演和演員的爭鳴,才讓劇目臻於至善。

    在影視探索的深水區,導師級演員和成名導演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爭辯看似把水攪得更渾了,但也在無形中讓大家觸摸到了藝術的金線。也許它就在演員和導演爭論的“中界”,雙方的距離都是一步之遙。

    刻板印象,合力突圍

    經過三年磨劍,《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越來越不像一個比賽,反而是“演技的交流場”和“觀眾的共情所”。演員和導演心中的“價值序列”,更多地將藝術標準放在了比賽競演之上。

    演員們對刻板印象的打破,是淋漓盡致的。秦昊不只能演文藝片,第2期《如父如子》中的“窮爸爸”讓觀眾看到了他對多元戲路的把控力;李宇春也不只是一個歌手,她在表演上的天賦以及努力,全都體現在了三場風格迥異的角色中。

    導演對劇目的革新,也讓節目避免了對經典段落的“機械復刻”。《秋菊打官司》改了結局,要為村長鳴不平的李宇春更加討喜;田羽生對《如父如子》進行變奏,使之接上地氣;《繼父》給《過年回家》加入“老年癡呆”,讓原本抗拒的張國立接受挑戰。

    故事上“舊瓶裝新酒”頗有新意,而社會議題的加入更增加了人文厚度。嬉笑怒罵之後,觀眾可以得到“共情治愈”。《繼父》讓大家想起自己的親人,一句“你誰啊”引發觀眾強烈共鳴;《如父如子》呼喚日益疏離的親子關係,《冬之光》聚焦女性獨立,《王貴與安娜》是對美好婚姻的正向激勵。

    演員和學徒的關係,則深挖了演員的代際碰撞。一方面,導師級演員展現的職業精神為後輩樹立了標杆。所謂巔峰,並非無暇演技,而是一個演員對事業的犧牲和無悔。周奇從佟大為身上學到第一課,李冰冰分享自身經歷鼓勵孟美岐。

    另一方面,學徒們也取得了顯著進步。曾舜晞一場比一場好,將《李米的猜想》和兩年前的《像霧像雨又像風》對比,這個舞台見證了他的蛻變。王子異認真揣摩每個角色,連口快心直的寧靜也說“倆孩子沒給我們搗亂”。對於殿堂級的演員來說,新人演員“不搗亂”是不是也算誇獎?和流量綜藝相比,《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裡的偶像藝人們似乎更沉澱了。

    而學徒們的花式拉票,則成了硬糖君每期的快樂源泉。馬思純沉浸在角色裡出不來,曾舜晞就為她唱《你笑起來真好看》。文淇特意在《秋菊打官司》後,用四川方言為張國立拉票。範湉湉明明心疼師父秦昊,卻一不小心來了句“都一把年紀了”插刀。

    倒不是說拉票有多精彩,它們最大的功勞恐怕是跳脫了賣慘煽情的窠臼。以往每到關鍵時刻,演員就剩“慘和不容易”,換成學徒的小才藝,反而更有生活氣息。

    全面改版後的《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讓觀眾看到了綜N代的蛻變決心。在流量為王的今天,它選擇了一條“輕流量,重內容”的革新之路,打出了差異化優勢。無論是主流電視還是導師級演員,都需要揮別“曾經的自己”,才有機會邁向新的巔峰。

                 

    《》相關推薦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

    © 2019 tw.fun-tv.cc Power by FUNTV-免費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