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硬剛笑果文化的池子,剛剛自己演出了一季“吐槽大會”

    2020-05-12 20:36:16影視快報1275閱讀

    陳佩斯曾說,無論什麼時代,笑聲都是一種稀缺品而在這個槽點不缺的時代,很多人已經無力吐槽了,池子卻還在用現實搞笑他依然是那個吐槽大會上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池子,沒有舞台,他就自己演出了一期吐槽大會,並且我們還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季節目的首播。   池子這樣的後浪,當真絕了。 李誕說過,池子就是天才,說他的天賦就是夠他吃一輩子,哪怕不努力也能是一流,再努力一下就會是大師。 大張偉曾經說過:“池子是中國脫口秀的未來。”   事實證明大家低估了池子,都認為池子只有在脫口秀舞台上才能大放光彩。然而被移出笑果文化群聊的池子,不但沒有放棄脫口秀事業,還將脫口秀天賦發揮在了現實場景,並把普法元素成功融入,最後上演了一場充滿冒犯的現實脫口秀。 在質疑中信銀行上海虹口支行未獲其本人授權,將其個人賬戶流水提供給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微博中,他像個脫口秀演員一樣滔滔不絕:““也沒有我的身份證,你也沒有我的銀行卡,你也沒有司法機關的調查令,笑果文化竟然能從中信銀行拿到我近兩年的流水,還打印出來,你為什麼不干脆把餘額全取出來拿走呢?之後我們打電話給中信銀行,中信銀行說這是配合大客戶的要求。 ”   那一刻,觀眾秒回吐槽大會現場。只不過這次有些台下的觀眾不怎麼笑得出來了。 事件最新的進展是,中信銀行向王越池先生道歉了,法院回應“池子賬戶被凍結財產保全符合法律規定。   而網友齊刷刷為池子喝彩,至此,2020年脫口秀頂流誕生了:普法脫口秀王者,池子。 真的猛士,敢於剖開喜劇的華麗外衣,直面現實的深刻內核。 在這場大型脫口秀的結尾,池子總結:“一直以為自己是廚子,沒想到自己是道菜。” 池子,謙虛了,按陳丹青的描述,您就長著一張沒有被欺負過的臉,並且準備保持終身。你一直都是爽文男主,從未改變。 “暴躁95後” 像硬剛笑果文化、手撕中信銀行這種事,池子乾出來很正常,不這麼幹才不正常了。 大概是池子太久沒有出現在《吐槽大會》,很多人都忘了他還有一個頭銜是“暴躁95後”。 池子其實出出生在河南,生長在北京一個藝術家庭,父親是畫油畫的,按劇本應該出一個書香門第、溫文爾雅的好少年。 並不是。   由於從小父母對於他找“自我”這件事上從不多加阻攔。這孩子一直很快樂,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從小活的自由散漫”天馬行空。 他就是我們記憶中上課愛接老師話茬的壞學生,經常因為接老師話茬將全班逗樂,被叫到辦公室教育,接著再把老師給逗樂。 初中班主任提起他就三個字——“貧著呢”。   憑著呢的池子原本有望成為一位喜劇片導演,高考的時候,他給自己定下目標,只考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考不上就輟學。 於是,池子輟學了。 他的父母曾打算籌10萬塊錢,找點關係好歹讓他上個大學。 池子聽說後急了:“瘋了吧,我能不能掙10萬還不好說,掏10萬塊錢給學校,你不如把錢給我,出國打工都比上學強。 ” 於是他就待在家裡。支起毛筆練字兒,在家琢磨廚藝,玩過滑板,學過當DJ,“就這麼一直找,找自己喜歡幹啥”。 全國青年就業形勢都那麼嚴峻了,池子缺從來沒有為那些假大空的煩惱煩惱過,大多數時候他會感覺非常好、很開心。 2015年3月,他聽說一個酒吧招脫口秀演員,在網上搜了幾個視頻看看,發現就是講笑話,這事他太容易了。 於是他報名參加。在此後的時間裡,每週兩次,他參與酒吧的脫口秀表演。 4個月後,在書店的一次演出中,他講完自己的段子,一個瘦高、帶著眼鏡的男人湊過來,說咱們加個微信,我是《今晚80後脫口秀》的。   雖然沒有經過系統的脫口秀訓練,但從小在課堂上實戰演練的他卻憑藉清新的長相出眾的氣質和天才般的可塑造性被脫口秀界的黃埔軍校錄取了。 後來他仔細一看微信,喔,加的這個人,叫李誕。 “從頭嗨到尾” 就這麼著,沒有經歷過太多曲折崎嶇的逆襲的池子,就這樣被直接保送到了今晚80後的脫口秀舞台上,在這裡他成功挖到了粉絲的第一桶金。 但當時80後要說火,最火的肯定不是池子。 可是今晚80後很快就結束了,後來與池子生命展開了各種纏繞的笑果文化開始策劃另一檔新節目——《吐槽大會》。 在這個節目的前兩季,李誕和池子將會信馬由韁,無拘無束地盡情發揮脫口秀天賦,逗笑所有人。 2017年1月8日,《吐槽大會》上線。帶著大黑框眼鏡,綁著特立獨行的小辮的池子,橫空出世。 “暴躁95後”火了。   僅僅只用了兩期,池子已經成為彈幕裡的王者,大家紛紛呼喚池子出來“炸一把”,力捧背後的原因很簡單——池子的勇敢讓大家快樂。 吐槽沙寶亮,池子說:“寶哥有一首歌曲叫《暗香》,暗香飄了有三十多年了,我覺得這首歌不應該叫《暗香》,應該叫《味太大》 。” 調侃歐陽靖,池子說:“整個中國有嘻哈,只有歐陽靖帶上了面具,也只有歐陽靖摘下了面具。” 熱狗來了,池子就開始吐槽熱狗,說熱狗所謂的真實,其實也就那麼回事。 接下來的一段話為池子日後的命運埋下伏筆:“如果真的說熱狗真實,他能跟新生代老炮錄那麼長時間節目嗎。” 那個時候,吳亦凡不止一次在歌曲裡形容自己是新生代老炮。 整個場子都炸了。 接著,池子的粉絲看見吳亦凡大軍過來了,就開始揮手告別。   有點扯到李誕——“池子,我大表弟李蛋出書了,我去分發傳單,池子,我二姨婆的三閨女結婚,要回老家喝喜酒。“ 有的苦苦哀求,不要把愛豆的個人行為上升到粉絲。 還有粉絲開始勸池子善良,“你說因為你一個人的脾氣,難道所有人都要為你買單。” 應援口號也改了,以前的口號是,池子勇敢飛,粉絲永相隨,當時現在是池子勇敢飛,我們看情況跟隨。 沒想到池子從此像是駛出車道的跑車,再也沒回跑道上來。 正是因為他懟天懟地對空氣,什麼真話都敢往外說。所以總能輕易戳中觀眾的嗨點。當舞檯燈光亮起, “大家好,我是池子”的聲音響起,一段熱辣脫口秀就跑不掉了。   池子的演出很少冷場。他和採訪他的記者總結說,“可能是因為我的表演方式炸、熱鬧,時間也短,從頭嗨到尾。表演起來就比較亢奮,所以被定義成暴躁。” 吐槽看似娛樂,實則也是和這個有趣的世界肉搏,而池子當時樂在其中。 他習慣於邊說邊寫邊調整,常常對著鏡子對著牆,自己摸索節奏, “一想到這個是要給可能幾百萬人看的,就覺得稍微差一點都不行,會逼自己寫得再好一點、再好一點。常常準備一期錄製相當於演了三四場場開放麥了。真的是挺累的。” 儘管累,但對於池子來說,脫口秀很爽,也很剛。 他的解釋是,“假如說你勇敢面對自己的缺點,還敢調侃自己,以一種很好笑的方式說出來,那你就是最強的一個人,沒有人能傷到你。” 池子沒想成為李誕 當池子迅速成為新一代脫口秀領軍人物,他開始和自己一開始的領路人李誕顯出區別。 李誕是會說出人間不值得的哲學中年,而池子覺得不開心就不好,你必須樂觀,“就是這樣。” 和李誕、王建國在一起,他永遠是最先嗨起來的那個。 “蛋總(李誕)和建國都喪,啥都喪。我不行,必須嗨,還想帶他們倆嗨。”   他將自己定義為喜劇人格,喪的事情每天一抓一大把,但在快樂面前,這些算什麼。 這種對世界理解的不同將最終將兩位脫口秀王者的人生道路分開來。 儘管池子在接受采訪時說自己從來不聽公司的管教,誰說都不聽,只有李誕能管的動他,但這種管理也是有限的。 某一季吐槽大會殺青,大家吃散伙飯,池子很不喜歡這樣應酬,也不喜歡喝酒,他覺得酒不好喝,而李誕喜歡喝酒是為了自我麻痺,而選擇麻痺是幼稚的。 池子想一直保持清醒,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一直走,不轉彎。 這令他很難成為一個標準藝人。 公司曾提出幫他運營微博,他說“別,我還是想發什麼就發什麼吧”。 而且他繼續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他在微博質疑汪蘇瀧在節目中假吹笛子,汪蘇瀧事後發了真吹笛子的微博,實名接受池子的diss,後來又去吐槽大會主動接受吐槽。   在事情完美解決之前,李誕說起這件事,“如果池子,再長大六歲,他就會明白”。 但下一句又是老父親的口吻,“他還年輕,那就讓他先年輕著吧”。   可是年輕的池子又在微博公開懟了吳亦凡,引發了一場池子本人和吳亦凡粉絲的正面對決,如前文所說,池子是有粉絲的,不過都求偶像行為不要上升粉絲去了。 一系列手撕事件之後,池子就越來越少的出現在《吐槽大會》和《脫口秀大會》的現場了,從台柱子變成友情客串,他自己發微博稱“2019一共說了3個段子,播了一個”。 到最後他直接宣布“這本季最後一期吐槽大會,應該還有下一季,但這是我最後一期了”,後來他對此解釋,因為自己每次說一些“出格”的話,第二天都會被公司教育或者威脅,“我認為我想清楚了,要么創作,要么死”。   換成別人應該很崩潰,因為現代人的崩潰都是不動聲色的,思考哲學問題的李誕,選擇用搞笑來對抗崩潰。而池子的辦法是誰想讓自己崩潰,就先把對方搞崩潰。 差別顯而易見。 某期《奇葩說》上,傅首爾對著李誕說: “你給觀眾帶來了那麼多笑聲,你看著他們大笑,但是你總把自己喝多,你真的快樂嗎?” 那一刻,李誕的表情嚴肅又沮喪,彷彿內心被人戳了一劍。   而池子決定直接開撕,他在那場著名的手撕笑果文化大戲中吐槽說,“吐槽大會不叫脫口秀,也不叫喜劇。台上說一些蠢話,捅這個撓那個,觀眾看了樂,台上都覺得他(池子)是一橫空出世小二逼。 ” 然後,他被笑果文化踢出了群聊。   可是那有什麼關係呢?在脫口秀的黎明中,池子想去看月亮,李誕撿起了六便士,池子有空也在看月亮的路上撿撿,可他拿得起放得下,說白了,從小沒被嚇過的人,不太知道害怕什麼意思。 池子這座大池子,越是湧進來放大水要淹死他,他就會捲起更大的浪。 在故事的上半段,他用一張被踢出笑果文化藝人群的截圖,迅速引爆了熱搜榜,並且回應了與笑果文化股東之一的李誕的關係:蛋哥,不是蛋總...   最後兩個字是——“喝吧”。 池子後浪推前浪 不知道現在李誕喝了沒有,但笑果文化肯定喝了一壺。 池子曾經在《吐槽大會》上調侃:“我的話不剪節目都播不出去。”這一次,他終於可以火力全開,以完整版節目示人。 他也特別為曾經的同事們著想。 絕對不會像周揚青一樣一段段放料,不,他是池子,有什麼一口氣說乾淨。   很多996的社畜網友們,看完他的“節目”都淚目了,感覺揭竿而起的池子,把自己當成家人一樣在呵護。 很多前浪,有幾百萬粉絲之後,是壓根不會說這種話的。 只有內心溫柔的人,才勇敢地如此讓人覺得如沐春風。 而池子是後浪。 他是跟很多年輕人一樣,愛最流行的球鞋,棒球帽,滑板,腳踏車,嘻哈樂,b-box,DJ,打籃球,臟辮,朋克。 不喜歡作秀,不愛喝酒,討厭應酬。總之,“我真的是沒什麼悲傷感覺的人。“ 大多數情況下,“你好我好大家好,都非常好。沒啥大事,掃個地我都很開心。騎自行車我也開心,有種飛馳的感覺。” 真的是這樣嗎? 在姜思达採訪的另一個池子身上許多人找到了答案。   池子在接受姜思达的採訪時透露,自己當初沒參加高考是因為17歲那年媽媽得了腦癌,手術後病情並沒有好轉,漸漸的走路不穩,再到站不起來,特別緩慢的一個過程,但因為沒有別的治療手段,只能看著媽媽病情慢慢惡化。 在媽媽最後的兩年,池子就選擇輟學在家陪她,給她做飯聽她給每道菜提出意見,這也是他沒上大學的原因之一。 姜思达評價池子:“人一想通,啥救都沒有,就是自在。” 多自在呢,還在笑果的時候,他微博置頂寫著“大家不要用明星的標準看我,我只是個脫口秀表演者,名氣會阻礙我的真實。不要動不動'你那麼多粉絲怎麼說這種話,是不是耍大牌啊',我一直那樣。” 他拒絕把自己標榜成一個明星,總想保持住自己最原來的生活狀態,“畢竟脫口秀這種東西,脫離了生活就太乏味了,要有強烈的共鳴。” “真實”,對池子來說,是後浪的靈魂所在。 娛樂圈,基於品牌、公關體系打造的完美人設比比皆是。像池子這般源源不斷向媒體、大眾輸送談資的後浪並不多見。 更可貴的一點是,池子的瓜既普法,又特別容易理解,是那種好像可能會發生在尋常百姓家庭的戲碼,大家有代入感,所以池子一說,觀眾就嗨了起來。 當年離開吐槽大會的時候,池子說,“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還能帶給大家純粹的快樂” 。 果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除非辦宴席的是池子,這一回,他果然帶給所有人純粹的快樂。 在以說為主的《吐槽大會》綜藝結束後,池子上演了一場現實版吐槽大會。 周星馳曾經說,“我明明演的都是悲劇,不知道為什麼你們都認為是喜劇?” 這群喜劇人與現實做抗爭的經歷讓我們真正理解了“喜劇的內核是悲劇”這句話,馬東解釋 “什麼叫悲涼,悲涼就是無從反抗”。 然而這些都是喜劇的前浪說的,池子是後浪。   陳佩斯曾說,無論什麼時代,笑聲都是一種稀缺品。而在這個槽點不缺的時代,很多人已經無力吐槽了,池子卻還在用現實搞笑。 他依然是那個吐槽大會上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池子,沒有舞台,他就自己演出了一期吐槽大會,並且我們還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季節目的首播。 如果要給這場首播加個標題的話,我想到的就是——“池子後浪推前浪”。

    《》相關推薦

      本網站內容收集於互聯網上公開資源,只提供web 頁面服務, 不提供也不參與各項直播及影片錄製、下載、上傳、儲存。 本站永久免費更新分享最新劇集,歡迎大家使用

      © 2020 tw.fun-tv.cc Power by FUNTV線上看